logou3.gif (275993 bytes)
下一層網頁:

 

 

 

(三民手冊)p.17

  • 「半穴居」式建築與早期人類所居住的溶洞有什麼不同?同學們是否可以想像「半穴居」式的生活型態,是怎樣的一種生活方式呢?(課文頁18∼19)

  我們曾經說明過早期人類所居住的溶洞,是利用天然的山洞,作為屏障。他們以火驅走其他動物,並且用以取暖以及燒烤食物,生活型式非常的簡單。

  而所謂的「半穴居」式的生活型態,不僅居住的建築已較為複雜,在所有的生活習慣上,也都呈現出人類愈來愈擅於運用大自然,並因群居生活而產生了較以前更為複雜的樣式。

  就建築物而言,「半穴居」式的建築的穴,並非指地面上的洞穴,而是從地面向下挖一個淺土坑,利用坑壁作牆,然後再在坑口上架設屋頂,如「小方屋復原圖」所示。這些小方屋,就是新石器時代人類的居住所。

  他們以草泥土抹平地穴的坑壁及居住面,以木椽、木柱自坑口四周傾斜交結搭架起屋頂,再以茅草、草泥土鋪蓋於屋頂上。屋體除了方型之外,尚有呈圓型的小屋,或前方後圓、橢圓的型式。屋內有供炊煮食物、取暖、照明用的灶坑,及供坐臥休息用的土床,如「小圓屋復原圖」所示。

  到了新石器時代晚期,有些小方屋已經建築在地面上。地面上的建築,是先在居住面下鋪砌一層木板,在板上再塗抹一層草泥土,然後用火焙烤,使之堅硬,這是一種比較進步的建築形式。圓型小屋,通常是建築在地面上。從「小圓屋復原圖」中可以看到,屋內已有隔牆,築構出隱密的空間。當然,這種建築必須在土質堅硬的地區,才能運用既有的條件,建構居所。中國北方的黃土高原地區,正是適合這種類型建築的地方。

  在中國出土的考古遺址中,新石器時代「半穴居」式生活可推半坡遺址為代表。其遺址所座落的位置,在今西安半坡村北;,距河床約八百公尺的地方,他們在高於河床幾公尺的階地上,建立起村落。學者們依照出土的遺址作推測,認為這個村落外圍,以壕溝及自然地形作為防衛。遺址當中,明顯地劃分出墓葬區與居住區。

  墓葬區位於居住區及壕溝之外,即將壕溝以北的一片空地,闢為氏族的公共墓地。在墓地中,人們依死者之間的關係,來安排墓坑的位置。因此,整片墓地,為一組組井然有序的縱向和橫向墓葬行列。

  對於屍體處理的方式,成人屍體有四種。

  • 第一種,為仰身直肢葬,是遺址中最普遍的葬式。仰身直肢葬,是以身軀仰臥四肢伸直的姿勢下葬,是世界各地原始社會普遍流行的一種葬式。通常象徵著人死後靈魂,如生時一樣繼續活著,因此採以活著的時候自然睡眠的姿式來下葬。
  • 第二種,為屈肢葬。屈肢葬也是原始社會中,經常使用的葬式。有些學者解釋,屈肢葬的概念來自於人出生前在母體內是屈著的,因此死後也應屈著,以恢復出生前的狀態。
  • 第三種,為俯身葬。俯身葬一般用於異常死亡者。
  • 第四種,為二次葬二次葬的埋葬方式,較為特殊。是將屍體暫時埋在土中,或暴露於地面,等屍體組織腐爛以後,再拾取其骨骼作第二次埋葬。二次葬至現代依然盛行,有些學者認為這種埋葬形式,是來自於相信血肉是人世間的,因此只有在血肉腐朽之後再正式埋葬,死者才能真正進入靈魂的世界。

這四種埋葬方式,其實普遍行於世界各原始社會。因此,對於各埋葬式,學者所作的解釋,是就人類所共有的文化所作的概括式的解釋。也許半坡的四種葬式,正是學者所作的解釋,也許全然不相同。所以,我們只能將這些解釋作為參考之用,切不可認為再也沒有更改的空間了。

  另外,在成人墓中還有隨葬品。一般認為這些隨葬品,包括死者生前所使用的生活用具和裝飾品。生活用具包括煮炊食物用的陶罐、進食飲水用的陶缽,和汲水盛水用的陶壺等。一般認為這種為死者隨葬日常飲食用具和食物的葬俗,明顯地反映出半坡人們「靈魂不滅」的宗教信仰。他們相信靈魂是獨立於肉體而存在的,人死後靈魂並不死,所以為死者準備生活用具,以便於死者在另一個世界中使用。

  半坡人們對於夭折的兒童的埋葬方式,與成人是不同的。他們把夭折的兒童,埋在住宅旁邊和附近。他們在地上挖一個圓形坑,以陶甕作葬具,盛置兒童的屍體。陶甕的甕口蓋一個陶缽或陶盆,如「彩陶人面魚紋盆」。肢體較長的,則用兩個陶甕扣合起來盛殮。值得注意的是,蓋在陶甕上的陶缽或陶盆的底部,絕大多數都鑽、或敲了一個小孔。學者認為這個孔,與「靈魂不滅」的意識有關,認為是提供死者靈魂出入的通道。

  再就「彩陶人面魚紋盆」來觀察,其盆面飾有兩組人面魚紋。人面呈圓形,頭上有三角裝飾,耳部有魚紋裝飾,口部向外有雙魚。人面構圖旁邊,還飾有圖案化的魚紋。由於這個陶盆是兒童的葬具,因此盆上所裝飾的圖案,尤其是人面魚紋,其所象徵的意義或觀念是什麼,就成為廣泛討論的焦點。現在比較主要的一種看法是,認為人面魚紋具有圖騰崇拜的意義,是圖騰人格化的標誌物。

  而什麼是「圖騰」呢?「圖騰」一詞,是源自於totem一詞,為親族之意。同學們如果試著回想,孩童時期當我們問大人:「我是從哪裡來的?」,那時懵懂未知的情狀,也許就比較能夠去了解原始人類的思考模式。就像小孩子一樣,原始人類對於他們所不能理解的事物,也往往賦予神秘的色彩。

  對於人類的起源,原始人類在無法理解的狀況下,他們幻想人類乃是源自於自然界中的某一種動物或植物,因而視這種動物或植物為其祖先,而將所有現存的這類動物或植物視為其親族。

  他們對它奉行某種宗教儀式,把它的形象刻劃在器物上,作為崇拜的對象。如紅山文化出土的「彩繪鳥形陶壺」及「玉豬龍」,就是將所崇拜的鳥、龍的形象,燒製成使用的器具或描繪在器物上。半坡文化的彩陶,繪著大量魚的圖像,其中「彩陶人面魚紋盆」中的人面魚,或許即表示了人與魚的特殊關係,因此魚可能就是他們所崇拜的圖騰。

  魚既然是半坡人們的圖騰,為甚麼在遺址中會出土大量的捕魚工具?人們為何仍廣泛地捕食魚類呢?從民族學者的研究中證明,在圖騰崇拜初起的時候,人們對於圖騰的生物具有特殊的情感與幻想,因而禁止殺害和食用。但時間一久,這類的禁忌,就不存在了。只要履行某種宗教儀式,就可以隨意捕食。因此半坡人們雖然以魚為圖騰,但仍然捕食魚類,其中並無矛盾。

  在半坡遺址的居住區方面,在建築樣式上,我們曾介紹過早期半穴居式的小方屋、晚期地面上的小圓屋,及環繞居住區周圍的防衛壕溝。居住區內的房屋,是依循著一定的區劃佈置的,大都分佈在居住區遺址中的西北和東北面。房屋的門,都朝南面開,大致向著位於居住區西側中部的一座大型方屋。

  從「大方屋復原圖」可知,這座大型方屋是半地穴式建築,平面略呈長方型。坑厎是居住面,四周的坑壁即是牆壁。居住面和坑壁上,都塗抹一層很厚的草泥土。草泥土是以黃土來摻粟、草筋和樹葉作成的,並經過火的焙烤,藉以加固和防潮。

  大方屋與遺址中其他房屋,有兩點明顯的不同。

  • 第一、其規模非常宏大,大約為其他房屋的七、八倍,顯然並非一個人、或一個家族即能建蓋完成。根據學者的推測,這座房舍應是全體成員共同搭建而成的。
  • 第二、大方屋的位置,是獨立於全部住宅群之中,而室內並沒有其他房屋中必備的炊煮食物用的灶坑和生活用具。因此,學者們推測大方屋並非一般居住用的房舍,有可能是舉行氏族會議、節慶典禮,和宗教儀式的公共活動場所。

就半坡整體遺址推測,新石器時代已是一個氏族組織的社會。在婚姻制度方面,已由群婚制趨向一夫一妻制,其中有些是屬於母系氏族社會。氏族是人們生活的紐帶,也是確保生存的命脈。同一個氏族的人,生前住在一起,死後骨肉也不能分離,所以每個氏族都有一個公共墓地。

  在氏族社會中,一切重大的問題,都要由全體成員參加的氏族會議,作出決議,如「氏族會議想像圖」所示。因此可知,這是由原始社曾過渡至文明的型態。

 


同一層網頁:[ 「半穴居」式建築 ] [ 河姆渡文化 ] [ 良渚文化 ] [ 大坌坑文化等 ] [ 山西西陰村蠶繭 ] [ 鸛斧魚缸 ]
上一層網頁:[ 漫漫長夜 ] [ 三皇五帝等神話與傳說 ] [ 新石器時代革命 ] [ 重要論文摘要 ] [ 重要名詞解釋 ] [ 史料選讀 ] [ 參考書目 ]
 
出去走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