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u3.gif (275993 bytes)
下一層網頁:

 

 


隋代開創科舉考試制度

隋朝建立之初,也實行過九品中正制。但由於這種選官制度不利於中央集權的加強,隋文帝很快廢除了這種制度,把選官任人的權力集中到中央朝廷的吏部。

開皇七年(公元587年)命各州每年向朝廷薦舉三人做官。開皇十八年(公元598年),命「京官五品以上、總管、刺史,以志行修謹、清平幹濟二科舉人」。可見這時隋朝已經擺脫了九品中正制的舊路子,開始向科舉取士的新路子過渡。

隋煬帝大業三年(公元607年)詔令「文武有職事者,五品以上,宜依令十科舉人」。

並明確提出了十科舉人的科目:孝悌有聞、德行敦厚、節儀可稱、操履清潔、強毅正直、執意不撓、學業優敏、文才美秀、才堪將略、膂力驍壯。大業五年(公元609年)又將十科減為四科。分科考試選拔士人的旨意越來越明確。其中仍有「文才美秀」科,即進士科。

進士科以考試策問為主,一般把隋煬帝創設進士科作為科舉考試制度正式產生的標誌。科舉考試,把錄取和任用權完全集中在中央。科舉考試取士的特點是錄取標準專憑試卷,專重資才,而不是由地方察舉。所謂聲名德望已不再是主要的依據了。兩漢、魏晉南北朝時期的察舉和九品中正制,雖也含有考試,但是以推薦察舉為主,而隋以後的科舉則以考試為主。這是中國古代選士制度的一大分界線。

科舉考試制度的開創,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門閥士族把持選士的局面,為庶族地主參加政權開闢了道路,擴大了統治階級的階級基礎。這是隋代為了維護與鞏固其統治,在政治上所進行的一項重大改革。科舉考試,畢竟有了相對穩定的客觀標準,輕門第,重才學,任人唯賢,這在中國古代選士制度上確實是一次變革與進步。不過隋代的科舉考試制度尚屬開創階段,還很不健全。

唐代科舉考試的手續

在隋代開創的科舉考試制度的基礎上,唐代進一步完善了科舉考試制度。

唐代參加科舉考試的考生,來源有二:

  • 一是「生徒」,即當時在中央官學與地方官學上學的在校生。只要他們在學校內考試合格,便可以直接參加朝廷尚書省主持的考試,也稱為省試。
  • 二是「鄉貢」,即不在學校上學的社會知識青年欲參加科舉考試的,可以向所在州、縣官府報考。

報考辦法是:

每年仲冬(農曆十一月),中央官學和州縣學館把通過校內考試合格的「生徒」名單報送至尚書省。「鄉貢」則由各人帶自己的身分材料、履歷證書向所在州、縣報名。

州、縣逐級對他們進行考試。合格者由地方官長史舉行鄉飲酒之禮餞行,然後送至京城長安參加尚書省的省試。無論「生徒」或「鄉貢」,送至尚書省報到後,均須填寫姓名履歷及具保結(有擔保人),由戶部審查後,送考功員外郎考試,自開元二十四年(公元736年)起移試於禮部。

禮部命題考試的時間,大約是每年暮春(農曆三月),所以當時有「槐花黃,舉子忙」之諺,蘇東坡後有「強隨舉子踏槐花,槐花還似昔時忙」之詩。省試發榜後,合格者再參加吏部複試,吏部發榜後,合格者方可授官。簡單地說,報考的步驟是:鄉試(州、縣考試)

省試(尚書省禮部考試) ∼ 吏部複試。

唐朝廷規定,觸犯過大唐法令的人、工商之子以及州縣衙門小吏不得參加科舉考試。如將上述不合格的士人推舉到尚書省應試的,無論是學校的祭酒還是地方官長史,都要受罰。所以《新唐書.選舉志)說:「凡貢舉非其人者,廢舉者,校試不以實者,皆有罰。」

唐代科舉考試的科目和方法

唐代科舉考試設科繁多,不同時期其科目設立也不盡相同,前後總計不下幾十種。其中常行的科目有:秀才、進士、明經、明法、明字、明算、一史、三史、開元禮、童子、道學等科。此外,還有制科和武舉科等。

秀才科:

考方略策(計謀策略)五道題,依文理通順透徹程度分為上上、上中、上下、中上四等錄取。隋唐時代均以秀才科為最高,所以被錄取也最難。隋代秀才科先後錄取不過十人,唐代秀才科每次錄取的僅一、二人。秀才科錄取後,按四等授予官位,即正八品上,正八品下,從八品上,從八品下。由於秀才科錄取的難度較大,唐初舉行了一段時間,後來就停止了。所以顧炎武在《日知錄)中說:「唐時秀才,則為優異之科,不常舉。」

進士科:

唐初僅考時務策(當世要事的對策)五道,後增加考試帖經雜文
帖經是考默寫經書的能力。雜文是指以規諫、告誡為主題的箴、銘,晉朝的陸機在《文賦》中說:「銘博約而溫潤,箴頓挫而清壯。」經策全通為甲等,策通四道、帖通四道以上為乙等。唐中葉後又增考詩賦,並重視詩賦的考試。往往帖經不合格的,如果詩賦考得好也可以錄取。這是唐詩興盛的反映,同時又反過來促進了唐詩的進一步發展。進士科錄取分為兩等,甲等授予從九品上之官職,乙等授予從九品下之官職。

明經科:

又可細分為五經、三經、二經、學究一經、三禮(即(周禮》、《儀禮》、《禮記》、三傳(即《春秋左氏傳)、(春秋公羊傳》、《春秋穀梁傳》等。在唐代按經書的分量又把經書分作大、中、小三類:《禮記》與《春秋左氏傳》被稱為大經;《詩》、(周禮》、《儀禮》被稱為中鋞;《易)、《尚書》、《春秋公羊傳》、《春秋穀梁傳》被稱為小經。《論語)、《孝經》為共同必試,要求參加科舉考試的人都要掌握。明經科就是考以上儒家經典著作,方式分帖經、墨義、時務策與口試等。

據《新唐書.選舉志》載,唐代明經科,先考帖經,每經考十帖,每帖考三言,通六帖以上者為合格。然後墨義(或口試)經義十條,通十條為上上,通八條為上中,通七條為上下,通六條為中上,餘者為不合格。然後考時務策三道,通二道為合格。帖經、墨義(或口試)、時務策三項考試皆合格的被錄取。明經科的錄取分為四等,分別授予從八品下、正九品土、正九品下、從九品下等官職。明經科的考試要求是不高的,只要求熟讀經義注疏就行,對於經義也未必真懂,錄取的比例也較大。

進士科大約每一百人只有一二人被錄取,而明經科大約每十人就有一二人被錄取。唐有重進士、輕明經的傾向,故有「三十老明經,五十少進士」的諺語,意思是說三十歲的人去考明經科,算是年紀老的了,而五十歲的人去考進士科,算是年紀輕的了。說明考明經科容易,考進士科很難。唐朝每次參加進士科考試的人,多則二千人,少則也不下一千人,考取的最多不過三四十人,少的時候,僅錄取幾名。《全唐詩》中有「桂樹只生三十枝」,反映了進士科每次錄取名額不過三十人左右。因此,進士科出身的人特別受到推重,以致「縉紳雖位極人臣,不由進士者終不為美」《唐摭言》)。

唐高宗上元二年(公元675年)命令進士、明經二科加試《老子》策。武則天長壽二年(公元693年)停試《老子》,改試武則天自撰的《臣軌》二篇。唐玄宗開元七年(公元719年)又令加試《老子》,天寶元年(公元742年)又令明經科停試《老子》,改試《爾雅》。唐德宗建中二年(公元781年)令進士科取消考試詩賦,文宗太和八年(公元834年)又令進士科恢復考試詩賦。這反映了進士、明經科考試內容,隨著時代的變化略有不同。以尊崇儒經為主,亦兼重佛道,亦注重詩賦。

明法科:

即法律科,主要考律、令等知識。試策共十條,其中律七條、令三條。全通為甲等,通八條以上為乙等,通七條或七條以下為不合格,不能錄取。

明字科:

即文字科,主要考《說文解字》、《字林》等。先口試,後筆試。口試不限條數,筆試其二十條(即二十道題),答對十八條為合格。

明算科:

即算術科,主要考《九章算術》三條,《周髀算經》、《海島》、《孫子》、《五曹》、《張丘建》、《夏侯陽》、《五經算》各一條,十通六者合格。

諸史科:

即歷史科。「一史」主要考《史記》。「三史」主要考《史記》、《漢書》、《後漢書》。史科為唐穆宗時所設。每史問大義百條、策三道,義通七十、策通二者合格。

開元禮科:

即禮制科,主要考唐玄宗開元年間所制定的禮儀制度,為唐德宗貞元年間所設。應試者通大義七十條、策二道者為合格,通大義百條、策三道者超資授官。

童子科:

規定凡十歲以下能通一經及《孝經》、《論語》的,皆可參加童子科考試。能背誦十卷的可以授官,能背誦七卷的可以授予出身。

道舉科:

唐玄宗時舉行過,主要考《老子》、《莊子》、《文子》、《列子》等,這是唐朝注重道家思想、扶持道教勢力的反映。

制科:

皇帝的命令稱為「制」,皇帝特別召集一些人舉行的考試科目稱做「制科」。考試的時間及內容都由皇帝臨時決定,隨皇帝的一時高興而舉行,名目很多,如「賢良方正」、「直言極諫」、「博通墳典達於教化」、「軍謀宏遠堪任將率」、「詳明政術可以理人」等等,前後不下八九十種名目,甚至還有「不求聞達」(不求顯達)科、「高蹈丘園」(隱居丘園)科,甚為可笑。

一般說,制科要考「時務策」,即對當世要事的對策,自唐玄宗以後加試詩賦。制科是皇帝親自網羅人才的一種辦法,考試成績優等的,可以得到較高的官職,考試成績次一等的,可被授予出身。制科雖是皇上恩准的特殊科考,但制科出身的人,卻不被人們敬重,以為非正途出身,遠不如進士出身的人榮耀。

應科舉考試得官以後,還可以再投考制科,如詩人賀知章,先曾考進士科,獲得官職,以後他又應考制科,考取了「超拔群類科」,再獲更高的官職。

武科:

創立於武則天長安二年(公元702年)。由兵部員外郎主持,又分為平射、武舉二科目。主要考步射、馬槍、馬射、負重、語言、身材等等。《舊唐書》載,郭子儀就是「以武舉高等,補左衛長史」的。不過唐代武科只舉行過一段時間便停止了。

從以上常科來看,經常採用的考試方法,主要有帖經、墨義、策問、詩賦等,間或還採用口試。

帖經:

這是唐科舉考試常用的方法。「帖經者,以所習經掩其兩端,中間開唯一行,裁紙為帖,凡帖三字。」(《通典.選舉三》即將經書上某行帖上三個字,要求將所帖的三個字填寫出來,這和現在流行的「填空」有些類似。這種考試方法原是很簡單的,只要把經書文注讀熟即可應付。這種考試方法適合於考查記誦性的知識,對於測試認識能力、思辨能力及應變能力,是無能為力的。不過作為測試知識的方法,直到今天仍是可以採用的。

墨義:

是一種簡單的對經義的問答,只要熟讀經文和注疏即能回答,被試者以筆默寫為「墨義」,以口答為「口試」。這兩種方法各有長短,「墨義」顯得有些死板,但答卷「明確有據」;「口試」較為靈活,但也存在「複視無憑」之弊。如原題:「子謂子產有君子之道四焉,所謂四者何?」對:「其行己也恭,其事上也敬,其養民也惠,其便民也義。謹對。」

「帖經」、「墨義」因為簡便,常要考試三五十道題,甚至要考一百道題才算通過。後來考試的人越來越多,而錄取的名額有限,主考人為使考者回答不易,故有專考孤章絕句、疑似參互之處,以迷惑被試者。這種考試方法本來就是要求讀書人熟讀經書、死記硬背的,再專考那些似是而非、疑惑幽隱之處,就完全變成一種機械背誦、禁錮學生頭腦的方法了。

策問:

這是沿襲西漢以來的「射策」、「對策」的考試方法,它是設題指事,由被試者做文章,題目的範圍是當世要事和計謀策略,要求對現實中諸如政治、吏治、人事、教化、生產等問題提出建議,或寫出政論性的文章。它比帖經、墨義要求要高一些,這是一種較好的考試方法。但是,這種考試方法行之既久,後來的謮書人將每年考試的考卷舊策編綴起來,熟讀爛背,「束書不觀,專讀舊策」,以應付考試。

傳說李白這樣的大詩人,考試時也曾和其他考生一起將此類書「攜以就試,相顧而笑」。可見,久而久之,靠策問也難以考出真正的人才。

詩賦:

是後來加試的一種考試方法。鑑於考生多背誦經義和舊策,沒有實才,於是就在經義策問的基礎之上加試一詩一賦,也稱之為帖詩。詩賦比帖經、墨義更能考察考生的思想,且能反映出一個人的文學修養和文化水平。不過這種詩賦格律體裁均有固定格式,語句用詞又必端莊典雅,堂皇矞[音ㄩˋ]麗。白居易於唐德宗貞元十四年(公元798年)以《性習相近遠》賦和《王水記方流》詩及第中選。

我們且看他後一首應試的話:

良璞含章久,寒泉徹底幽。
矩浮光灩灩,方折浪悠悠。
凌亂波文異,縈回水性柔。
似凰搖淺瀨,如月落清流。
潛潁應旁達,藏真豈上浮。
玉人如不記,淪棄即千秋!

這種試帖詩,多為十二句,共六韻(也有十六句,共八韻的)。首兩句見題,中間八句,兩兩相對,最後兩句作結。這種格式在以後的科舉考試裡慢慢發展成一種禁錮思想的形式主義的八股文。

讀書人經過省試(尚書省禮部試)合格了,只不過是取得了「出身」,還不能馬上去做官。要想做官,還得參加吏部考試吏部考試包括「書、判、身、言」四個方面。

  • 第一考「」,即書法寫字,試其「楷法迺[音ㄑㄧㄡˊ]美」。
  • 第二考「」,即寫另一種文體的文章,試其「文理優長」。
  • 第三考「」,考察其相貌是否端正,試其「體貌豐偉」。據說有一讀書人名叫方于,由於他缺唇連應十餘科而不得錄取。
  • 第四考「」,考察其口齒是否清楚,試其「言辭辨正」。如果「書、判、身、言」這四項全能夠通過,便可以授予官職。

韓愈這樣的文豪,竟四試於禮部,三試於吏部。就是說韓愈參加過四次省試,方才通過,又參加過三次吏部考試,一直未能通過。於是他企圖通過當朝宰相推薦而得官,但他三次上書均無結果,最後只好離開長安,到宣武軍節度使董晉的麾下做幕僚,以後由董晉薦舉,由此他才走上了仕宦之路。可見科舉考試之艱難!即使通過了吏部考試,所授官位無非八、九品,其秩位並不高。不過從此便登上仕途,成為統治階級中的一員,因而讀書人仍把科舉考試看成是一生之中的一件大事。

唐代科舉考生的生活及考試流弊

科舉考試是王朝選拔人才的一種辦法,也是籠絡和麻痹知識分子的一種手段。除少數人可以循著這條路爬上去外,對絕大多數人來說,只是一個終生追求而不可得的釣餌。

為了謀求生活出路,大批知識分子不僅要把終生精力消磨於科場考試之中,而且在考試過程中還要受到種種折磨與侮辱。應試之前要「具保結」,沒有擔保人不可報名。到京師之後首先要拜先師。應試之日要自備水、炭、蠟燭、餐具等,等候胥吏唱名搜身,方依次進入貢院。

考場外兵衛森嚴,考生坐在廊下答題,稍有不傎,就被喝下出場。正如《通典》所載,「禮部閱試之日,皆嚴設兵衛,薦棘圍之,搜索衣服,譏呵出入,以防假濫焉。」(《通典.選舉三》)考試以一日為限,至晚仍未交卷,許燒三支蠟燭,三條燭盡,便要收卷。相傳考生韋永貽考試之日作詩云:

褒衣博蒂滿塵埃,獨士都堂納卷回。
蓬巷幾時聞吉語,棘籬何曰卻重來?
三條燭盡鐘初動,九轉丹成鼎未開。
殘月漸低人擾擾,不知誰是謫仙才。
白蓮千朵照廊明,一片昇平雅頌聲。
才唱第三條燭盡,南宮風月畫難成。
(《通考》卷29,南宮指尚書省)

這兩首詩,對於唐代考場的情形,可謂形容得惟妙惟肖。因三條燭盡,即須收卷。相傳考官權德輿主試時,恫嚇考生曰:「三條燭盡,燒殘舉子之心。」又傳考生舉子們亦以「八韻賦成,驚破侍郎之膽」回敬考官,這也是唐代考場的逸話。

考試時,考生若遇不會回答的問題,就在考卷上寫「對未審」三字。考官審閱考卷時,對於答題正確無誤的就批寫一「通」字,對於未答或答錯的則批一「不」字。

據史載,武則天於載初元年(公元689年)在洛城殿親自策問諸舉子,開創了皇帝親自主持省試的先例。唐代省試一般都在京城長安舉行,但也有例外,如安史之亂時,省試是分在幾處舉行的。

省試落第的人,可以入國子監學習,準備第二年再考。省試被錄取稱為「及第」。第一名稱「狀元」或「狀頭」,新科進士互稱「同年」。主考官叫「座主」或「座師」,被錄取的考生便是主考官的「門生」了。

科舉考試制度給知識分子留下一線希望。經過十年寒窗,一旦及第,可以一步登天,不僅取得無上榮耀,而且似乎變成另一族類,當時人稱進士中舉謂「登龍門」,意思是說過了此門,「魚」可化為「龍」,山川變色,天地為寬,身價百倍了,「一舉成名天下知」。當時有人說:「進士初擢第,頭上七尺焰光」,一步入青雲。唐代有一位名叫周匡物,中進士後高興得寫了一首詩:

「元和天子丙申年,三十三人同得仙,袍似爛銀文似錦,相將白日上青天。」

中了進士就如同成了仙上了天一樣。這些「得仙」的進士都要到杏園去舉行宴會,稱「探花宴」,亦稱「杏園宴」,新進士同遊於杏園,並推選最年輕的兩進士,騎馬遍遊名園,採摘名花,稱兩街探花使,同時大會於「曲江亭」。曲江亦名曲江池,在今陝西西安市郊,池南有紫雲樓、芙蓉苑,西為杏園、慈恩寺,是唐都第一勝景。那天皇帝親登紫雲樓.垂簾以觀,公卿王室也傾城往觀。或於是日擇婿,移樂泛舟,榮盛之至。唐代詩文記其事者極

多,茲錄劉滄《及第後宴曲江詩》一首:

及第新春選勝遊,杏園初宴曲江頭。紫毫粉筆題仙籍,柳色簫聲拂御樓。
霽景露光明遠岸,晚空小翠墜芳洲。歸時不省花間醉,綺陌香車似水流。

曲江會後,進士們還要到慈恩寺大雁塔題名留念,稱「題名會」。如白居易一舉及第,故詩有「慈恩塔下題名處,十七人中最少年」,顯露出其得意之色。還有其他一些儀式活動,以顯示其榮寵。科舉及第後,名譽地位忽然高超,原來是被人看不起的,現在忽然被人們重視,不僅親戚朋友、奴僕皂隸,都對自己阿諛奉承起來,甚至自己的妻子也都大變了態度。據《唐人說薈.玉泉子》載,杜羔累舉不中,將

歸家,其妻劉氏寄以詩曰:

良人的的有奇才,何事年年被放回。
如今妾面羞君面,君到來時近夜來。

丈夫(良人)失意之餘,竟被妻子奚落杜羔之難堪,可謂至極。但是後來社羔中舉登第,劉氏又寄詩曰:

長安此去無多地,鬱鬱蔥蔥佳氣浮。
良人得意正年少,今夜醉眠何處樓?

杜妻前後兩詩,形成了強烈的對比。也許這是人們附會的故事,並非事實,但及第前後親故的心態有重大變化,卻是實情。

唐代著名詩人孟郊幾試落榜後,其淒愴心情,清楚地反映在下面兩首詩中。《落第》詩:

曉月難為光,愁人難為腸。
誰言春物榮,豈見葉上霜。
雕鶚失勢病,鷦鷯假翼翔。
棄置復棄置,情如刀刃傷。

但是當他一旦登第之後,其詩風流放蕩,難以自制,請看他的《登科後》:

昔日齷齪不足誇,今朝放蕩思無涯。
春風得意馬蹄疾,一日看盡長安花!

及第後的功名榮寵,更加刺激了知識分子對科舉的重視。很多人一年兩年,五年十年,從少年一直考到老年,只要考不中,就一直參加考試,甚至竟有老死於考場而無所恨的人。

一次唐太宗去視察御史府,看到許多新考取的進士魚貫而出,大喜曰:「天下英雄入吾彀[音ㄍㄡˋ)中矣。」彀,指射箭時所能射中的範圍。意思是說,科舉考試制度使天下英雄都落人了我的圈套!正如趙嘏詩云:

「太宗皇帝真長策,賺得英雄盡白頭。」《唐摭言》卷1)

這說明科舉考試制度是籠絡一般知識分子的高妙手段。

唐代科舉考試的試卷一般不糊名,取錄進士除看試卷外,還要參考考生平日的作品和聲譽。因此,考生必須向「先達聞人」,尤其是那些參與決定取錄名單者呈獻自己平時的力作,爭取他們的「拂拭吹噓」,這在當時被稱之為「投卷」。向禮部投獻的稱之為「公卷」,向達官貴人投獻的稱之為「行卷」。

例如《唐摭言》卷7載:白居易初至京師,向著名詩人顧況投卷。顧況見「白居易」三字,便開玩笑地說:「米價方貴,「居]亦弗『易』。」頗有輕視之意。待開卷讀第一篇,誦「咸陽原上草,一歲一枯榮。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大為讚歎:「道得個語,居即易也。」於是白居易被推薦,聲名遂震。

李賀以詩呈韓愈,韓愈讀到首篇「黑雲壓城城欲摧,甲光向日金鱗開」也大加讚揚,隨即薦之。很多讀書人,考前忙於到處拜公卿,獻文章,送禮物,卑躬屈節,低首就之。還有的人乾脆跑到官僚的車馬前跪獻文章,以示其誠。韓愈說這些考生「足將進而趑趄[音ㄗㄐㄩ],口將言而囁嚅[音ㄋㄧㄝˋㄖㄨˊ」,生動地勾畫出考生們追隨在達官貴人身後趑趄不前、猶豫徘徊、躡手躡腳、欲言又止的一副搖尾乞憐的可憐相。

詩人朱慶餘寫了首七言絕句:

洞房昨夜停紅燭,待曉堂前拜舅姑。
妝罷低聲問夫婿:畫眉深淺入時無?

乍一看,這首詩似寫的新婚夫婦等待天亮去拜見公婆(舅姑)的兒女情長。但這首詩的題目卻是「近試上張水部」,所謂「近試」是指接近科舉考試的時候,「上」是「呈送」的意思,「張水部」是詩人的好友、任水部員外郎的張籍。詩人用新娘梳妝打扮完畢馬上要去見公婆(這裡隱喻主考官)來形容自己即將參加進士考試的心態,考而想探問自己的夫婿(這裡隱喻張籍),自己的文章能不能讓主考官看中呢?新娘顧影自憐的情態,和詩人自恃才學不凡又生怕不能考中的心情很相像,所以這首詩構思巧妙,隱喻奇特,堪稱表述考生們複雜心態的佳作。

有的主考官也請自己的好友共同確定錄取名單,這種情況在當時叫做「通榜」。當時還把「造請權要」稱為「通關節」,所以「請託」、「通關節」、「私薦」、「場外議定名次」等等,無所不有。至於「表薦及第」、「敕賜及第」、「落第重收」等現象也屢見不鮮。裴思謙拿著宦官仇士良的信,逼著主考官高鍇非給自己「狀元」不可。結果裴思謙如願以償。郭薰因和丞相于琮有「硯席之交」,進士考試尚未發榜,就在百官到慈恩寺行香時散發署名「新及第進士郭薰」的「彩帖子千餘」。宰相楊國

忠的兒子楊暄考明經科,成績不好,禮部侍郎不想錄取,楊國忠知道後勃然大怒,大罵禮部侍郎,最後還是把楊暄取在「高等」。張奭[音ㄕˋ)是從不讀書的紈褲子弟,但由於其父張倚為御史中丞,掌有朝廷監察大權,結果張奭竟被錄取為第一名,引起朝野上下議論紛紛,迫使唐玄宗親自到花萼樓對已錄取的進士重新考試,最後被錄取的僅達十分之一二,而張奭手持試卷終日竟寫不出一個字,被人稱之為「曳白」,即考試交白卷。還有洩漏試題的,貪污受賄的,冒名頂替的,傳遞答案的,

不一而足。正如校書郎王冷然上宰相書說:「僕竊謂今之得舉者,不以親,則以勢,不以賄,則以交」,「有行有才之人」,因「無媒無黨」,則「不得舉」,只能「處卑位之間,仄陋之下,吞聲飲氣。」《唐摭言》記載的王冷然的上書,揭露得何其深刻,對於我們了解唐代科舉考試制度的流弊,對於我們認識封建官場與考場的黑暗是很有意義的。

唐代科舉考試制度的作用與影響

就當時社會狀況而言,唐代科舉是一個比較進步、比較合理的考試制度。它與前代選士制度相比較,有三個最明顯的特點:

  • 第一,把選拔官吏的權力更有效地由地方世族與地方長官手裡集中於中央,加強了中央集權,滿足了庶族地主參與政權的強烈欲望,擴大了統治集團的社會基礎;
  • 第二,把讀書、應考、做官三者密切聯繫起來,為封建社會的知識分子打開了獲取高官厚棣、享受富貴榮華的門徑;
  • 第三,力圖改變選官只重品行、門第,而忽視知識、才能的弊端,它具有一定的客觀標準,當官多少要憑點才學,因而選拔了一些有才幹的人。

從政治上來看,唐王朝實行科舉考試制度的確滿足了君主專制的政治要求,收到了集權中央、鞏固專制統治的效果。官吏選用大權由中央朝廷來行使,這就加強了全國政權的統一和集中;選官有統一標準,全國要想做官的人都以全力去適應這些標準,造就加強了思想的統一;向各地方的庶族地主甚至廣大平民打開了門路,刺激與網羅了一大批中下層知識分子,使他們有了參與政權的機會,這就調和了階級矛盾,有利於政權的穩定;科舉考試看來好像是最公平不過的,任何人只要好好讀書,都有資格應考做官,這樣不僅掩飾了官僚政治的階級實質,還可吸引全社會的知識分子,使他們埋頭讀書,養成極其馴服的性格,不易發生不滿專制統治的不穩思想。這也就是科舉考試制度之所以能在中國古代社會裡維持一千二百年之久的根本原因。

從文化教育上看,唐代實行科舉考試制度,影響是十分深刻的。由於選拔人才與培育人才的標準和要求一致起來,科舉考試制度促進了學校教育的發展與繁榮。因為通過科舉考試可以取得一定的官職出身名位,所以一般中下層知識分子和知識青少年都強烈要求進學校讀書。這就在客觀上推動了古代學校教育的繁榮與發展;科舉考試的主要內容,是儒家經典著作,從學校到社會都重視讀書、習文、作詩賦,並鑽研儒家經典,這對於結束魏晉以來學校和社會所流行的清談學風與玄虛思想,對於造成當時「五尺童子恥於不聞文墨」的風氣,都具有積極意義;科舉考試科目中有明法、明算、明字、童子、武舉等等,這對於當時學校與社會出現的重文輕武、重文輕算、重成人輕少年兒童的陳規陋習,或多或少進行了衝擊,這當然也是具有積極意義的。

但是,科舉考什麼,學校與社會也跟著注重什麼。在學校教育完全成為科舉的預備機關的情況下,科舉考試制度本身的缺點與弊端,也就直接影響著學校教育的各個方面。科舉考試的內容局限於儒家幾部經典、詩賦;考試方法又注重死記硬背,在這種風氣的影響下,學校的教育教學工作也就重文辭少實學,重記誦不求義理,充滿了教條主義、形式主義的惡習。這既不利於選拔和培養有實際能力的人才,又養成了空疏的學風;科舉考試制度把讀書、應考和做官三件事緊密聯繫起來,科舉成了知識分子進入官場的階梯,成為他們取得高官厚棣的最好門路。

因此,讀書進學的目的就是為了「十載寒窗,一舉成名,富貴榮華,錦衣玉食」,為了「朝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這種讀書目的與人生哲學,支配了學校教育、社會教育與家庭教育,嚴重地影響著一般讀書人的思想;科舉考試的最後取捨權是主考官、禮部、吏部、宰相、皇帝等,錄取標準又往往以權勢門第為轉移。一般中下層知識分子,如果沒有靠山、門路,就很難有被錄取的希望。在這種情況下,重門第、通關節、賄賂、請託、科考舞弊以及私門謝恩等等風氣就公開氾濫起來,這嚴重地污染與腐蝕著知識分子的精神面貌,毒害著學校和社會的風氣。

資料來源:《中國古代考試制度》,台灣商務印書館印行,1994年5月初版第一次印刷。p.43∼p.70

 


同一層網頁:[ 隋唐科舉 ] [ 宋代變法 ] [ 經世考證 ]
上一層網頁:[ 第九章第一節 ] [ 第九章第二節 ]
 
出去走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