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u3.gif (275993 bytes)
下一層網頁:

 

 


明末來華的傳教士,經過一段時間來融和中西文化,並把西方的宗教和科技傳入中國,但當時明朝國力已衰,未幾滿清崛起,並推翻了明朝,建立清朝,清人對中原漢人來說,根本就是蠻夷,西方的傳教士在面對中國內部這場大變革時,採取了甚麼手段來使他們的傳教工作和科技介紹工作,得以繼續維持下來呢?(課文頁246∼248)p.495


1630年,湯若望(1591∼1666年)被調到北京,接替去世不久的傳教士鄧玉函,進入曆局參預修訂新曆。湯若望出生在德國,20歲那年加入了耶穌會,1622年他和法國耶穌會士金尼閣一起來到中國,在北京學習中文後,派到西安去傳教。1630年這一年,鄧玉函、李之藻相繼去世,義大利傳教士羅雅谷、日耳曼傳教士湯若望分別從開封、西安調到北京。臥病在床的徐光啟在羅、湯二人協助下,翻譯、校訂、驗證西洋曆書。在徐光啟第三次進呈的曆書中,有湯若望編譯的《交食曆指》和《交食曆表》。

徐光啟去世前,推薦陝西按察使李天經負責修曆,在1634年完成了全部曆書137卷。採用西洋新法的《崇禎曆書》就這樣誕生了。當時出版的這部新曆一共是103卷,明朝政府還沒來得及正武公佈施行,就覆亡了。湯若望參預修曆,得到了出入宮禁的方便,十多年中,他藉機在上層權貴中吸收天主教信徒,先後有王妃三人,中官龐天壽等140多人信奉了天主教。

1644年,清兵占領北京,限令居住在內城的人士在三日內一律遷往外城。那時住在內城的湯若望上書攝政王多爾袞,向他宣傳西洋曆法的精確,請求保護曆書的板片和各種天文儀器,要求繼續留在內城。湯若望又向多爾袞進贈渾天星球、地平日晷、遠窺鏡(望遠鏡)各一架,還有畫在掛屏上的世界地圖。他的請求得到了多爾袞的准許。

多爾袞叫湯若望編訂順治二年(1645年)的曆書,湯若望算出了順治元年八月初一日食,順治二年正月十五日月食的時刻分秒。當時通用的曆書是兩種,一種是元代郭守敬編製的《大統曆》,在明代一直沿用,不過改名叫《洪武曆》了,還有一種是阿拉伯國家使用的回回曆。到了日食那天,原來欽天監的官員和湯若望都到天文臺去觀測和各自預測的驗證,一試驗,大統曆差二刻(一小時),回回曆差四刻(兩小時),只有湯若望的西洋新曆分秒不差。西洋新曆在這場考試中贏得了勝利。

新王朝本來不需要受傳統觀念的束縛,滿族權貴很樂意接受一套和原來的正統曆法不同,而又顯得確實優越的新曆,於是多爾袞在湯若望的報告上批了「依西洋新法」五個字,這五個字被印到了木刻本的新曆封面上,新曆奉命定作《時憲曆》。

1645年8月,湯若望被正式任命為欽天監監正,把原來由他主持的曆局和欽天監合併成一個機構。從此以後,一直到十九世紀三十年代,欽天監都由歐洲傳教士出任,道光年間畢學源是最後一個在欽天監任職的西方人士,1837年高守謙卸任後,由他繼任,直到1838年。

順治八年(1651年),順治帝長大後親政,對湯若望十分寵愛,常稱他「麻法」,在滿語中意思是「尊敬的父親」。在宣武門內賜了一塊地方,讓他在舊的教堂旁邊另建新堂,賜給湯若望通議大夫的頭銜,連他的父母、祖父母都一起受封,俸祿都寄到歐洲他的老家。

1657年,新教堂落成,順治帝親自寫了碑文,表彰湯若望在天文曆法上的重大建樹,親自題了「通玄佳境」的匾額。湯若望還受到晉爵光祿大夫,祖先三代都受一品封典的特殊榮譽。七十歲生日的時候,舉行重大的祝典,受到朝廷大臣的祝賀。

湯若望正處於榮譽的頂峰時,順治帝死了,新接位的康熙帝玄燁,年方八歲,輔政大臣鰲拜本來對傳教士的地位很不滿意,原來供職欽天監的楊光先便得到鰲拜的支持,在1664年發動了矛頭針對湯若望的一伙傳教士的反對天主教運動。

楊光先在1661年寫了〈辟邪論〉,反對天主教的傳教,印刷了五千份,散發給許多人,後來又寫了〈不得已〉,和傳教士利類思等人繼續辯駁。楊光先針對勢力日益膨脹的天主教傳教士,指控他們是藉著改革曆法,而將黨羽遍佈在全國十三省的要害地點,以邪說惑眾來達到潛謀造反的目的。

1664年,楊光先上書控告湯若望和各省傳教士圖謀不軌,並寫了《西法十謬》、《選擇議》兩本小冊子,攻擊曆法改革,認為西洋人士奪去了中國的正朔;西洋新法不辨吉凶,觸犯風水,順治帝幼子出生後三個月夭折,欽天監選擇的殯葬時刻,極不吉利,以致順治帝和小孩的生母都不幸去世。

鰲拜等輔政大臣便抓住這些話,下令逮捕湯若望和輔助曆政的比利時傳教士南懷仁、義大利傳教士利類思、葡萄牙傳教士安文思四人,七十三歲的湯若望正好患了中風症,只好由南懷仁代他申辯。一連審了十二堂,到10月間,四名傳教士連同欽天監中信教的官員,一起押入大牢。兩個月後,湯若望被革職處死,其他人革職充軍。

到了1665年4月,朝廷高級官員二百多人共同定案,恰好遇上多次地震,於是大家議決不下,最後只好去請示順治帝的母后,湯若望以開國功臣的身分免於處死。

湯若望本來居住在宣武門內新建的天主堂內,這教堂在北京稱南堂,後被當上欽天監監正的楊光先占為己有,湯若望只好搬到東堂,和南懷仁等同住。不久,在中國為曆法改革辛勤工作了三十多年的湯若望,以75歲的高齡去世。

 


同一層網頁:[ 中國是海洋國家? ] [ 為何海外遠征 ] [ 利瑪竇 ] [ 湯若望 ] [ 禮儀之爭 ] [ 重要名詞解釋 ] [ 重要論文摘要 ]
上一層網頁:[ 第一章 ] [ 第二章 ] [ 第三章 ] [ 第四章 ] [ 第五章 ] [ 第六章 ] [ 第七章 ] [ 第八章 ] [ 第九章 ] [ 第十章 ]
 
出去走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