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書演變

草書,由章草而至今草以及狂草

打從書寫帶動了社會的文明後,人們自古就與寫字脫不了關係,政府一篇篇的文告,需要寫出讓大家遵循,而人們互相之間的溝通,更需要藉寫出的字來表達與傳述。公式化的字體自然得循規蹈矩,一筆不拘的來顯示其重要性,但是民間就沒有如此考究了。

於是我們發現從古老的秦漢時代開始,普遍的在同一時空裡,都會有著一種正式的書體在使用,而另一種非正式的民間通用書體,也在醞釀著,篆體以至於隸書,都是這種自然演變的結果。

隸書佔了整個東西漢代的四百廿年的官式標準字體,也是我國在書法上的輝煌期。但在隸書一開始形成之後,相對的更為方便書寫的另一種字體∼草書也就顯現了出來。漢代的木簡是我們所發現的隸書草寫的原跡,從這些字體中,隱約可發現書寫者對快速寫字的殷切需求和對工整宇體的無奈。

木簡上的字來印證廋肩吾書品上所云「草勢起於漢時解散隸法,用以急就……」可說是由隸書轉變成草書最為貼切的一句話。

隸書的特質在於具有左右八分的波磔,而初創的草書仍然留著有隸書波磔筆法的特性,只不過將隸書的字形予以草化,隨後再不斷的受到美化及合理化,才成了一種新的體型,有人以初見於漢元帝的史游所寫的急就章……亦有以為這種草書受漢章帝所喜愛,所以被命名為章草。可惜由於年代相隔甚遠,而且一種字體的形成,也必是自然相習而成,所以到底是起於何人,也就不甚重要了。相傳漢元帝時的史游所寫出的急就章,是章草的原始,也該是

已有法則的書體,但是原跡不見。而急就篇的文字從漢書藝文誌上可見到,這是古時教導童蒙識字的課本。

  在日前我們所能見到的章草,除了木簡上的一些雛型外,只能從三國以後的殘品中,去尋找它的意態。西晉時期索靖所寫月儀帖和年代稍早的皇象所寫的另一篇急就章等等的法帖中,都可見到章草的字跡確是比隸書省略簡便。雖然在漢末以至三國初期,這是一種日常的應用體;但是字字區分,筆筆分開,同時還得有隸書的波磔筆意,寫來仍須重其法度,所以仍然不能受到時人的寵愛。

漢末的張芝,精通章草,相傳他把一般社會通用帶有波磔的章草予以改進,去掉波磔筆法,用連接的筆意寫出,而成了一筆書。這樣的寫法,就是通行後世的一種簡捷的字體,為著與章草分別,於是被名為今章,其實這也就是我們一般所稱的草書張芝雖沒有真正的墨跡留世,但是他勤學書法的功夫,卻是傳誦後世。相傳他在練習寫字,總是嫌在室內不便,於是就在庭院內池邊蓋一小亭,每日利用石頭及芭蕉葉來練字,並不斷利用池水沖洗,以便乾後再寫,就如此日復一日的去寫、去洗,終於使得整個池水,都被染成黑色,於是「臨池」的詞句,就成了書法的代名詞。

今草的字形,由於已帶有各式的筆意,講究形體美,字勢更可任筆行走,上下神態相接,也就是筆斷意連,頗得流利舒暢之意:於是在民間迅速的傳延後,甚得當時社會的需要。

更由於三國魏朝,明令不得立碑,漢代所盛行的隸書立碑的書風,就一掃而空,代之而起的是簡策或帛書。尤其紙張在漢被發明後,到了晉代巳能供於書寫之用,於是士人的往還尺牘,各種流傳的文書等等,自然也就漸次使用紙張,而適用的今草書體就更能被發揮出來。可惜用紙所寫出的今章由於年代久遠,並無傳世的真跡發現,西晉陸機所寫的平復帖大概就算是草書較古的墨跡了。而再根據後人所傳述的史料,及模榻出來的一些法帖中,看出集今草之大成者,應是王羲之父子,他們將萌芽於漢代章草的字體,予以達到真正的圓熟化境。

  從東晉、南北朝以至隋唐,草書都以二王為宗,直到唐代中葉張旭、懷素二人由於嗜酒成性,每喜在酒醉後以狂誕不拘、奔放的意態來寫出草書,於是長久以來森嚴的二王筆法就在他們的不拘於法,而重視發揮個性的精神和

筆意中,使得草書更溶入了另一種化境,這也就是後人所稱的狂草。

  草書的發展,從唐代之後,經過宋、元、明、清各朝,始終受到書家們的充分應用和發揮,但也都是只止於在字形筆意上的表現。尤有甚者,害家們在特重於自我筆意書風之餘,常常會寫出不知所寫何字的弊病,到了近代的書家于右任先生,為使草書能使得大眾「易認」、「易寫」,於是就各家章法特點,予以標準化,而有了「標準草書」字體的發表,這樣的草體,如能廣受學者使用,自然就會有其價值。

我們看出草書在從隸書的草寫,章草開始萌芽後,經過王右軍父子的努力而成今草的面貌,再經歷唐代代狂放的發揮成狂章,草書的發展,真可謂達到了顛峰的狀態。

一、漢代居延木簡表示漢和帝永元年間的編簡已是草書了

mostbeauty034.bmp (1199490 bytes)

二、章草

gugon035.bmp (378894 bytes)

皇象急就章.bmp (210598 bytes)

KWR47a.bmp (434902 bytes)

三、今草

王羲之的十七帖

十七帖:這是集王羲之所寫的草書尺牘二十九篇裝成一卷的,起首第一篇寫有「十七日……」字句,所以被稱為十七帖,最早的模搨本是唐朝,自古以來即為學王羲之草書之佳品。

mostbeauty043.bmp (450630 bytes)

王羲之的遠宦帖

mostbeauty043a.bmp (506294 bytes)

資料來源:《最美的文字》,故宮出版,p.34∼43

懷素(西元七二五∼七八五年)湖南長沙人,事佛之餘,頗好翰墨,性情豪放不拘小節,草法狂放不拘,與張旭同為狂草之代表,自古即有「張顛素狂」之稱,書蹟有千字文、自敘帖等。
自敘帖:為懷素和尚在四十一歲所寫敘述自己學書的經歷,每字大約二寸,狂草書體寫成,筆意流暢飛動,奔放狂逸,為狂草中之精妙絕品。

OWR79.bmp (915830 bytes)

張旭:生卒年不詳,字伯高,蘇州人,精善草書,又性嗜酒,常喜在醉後,呼叫狂走,下筆寫字,有時甚至以頭髮蘸墨而書,人稱「張顛」,所寫草書狂誕不拘,筆勢連綿,筆法頗得豪放創意,世稱「狂草」,後人也尊之為「草聖」。所書正楷碑有「郎官石記」,草書則散見歷代集帖,如肚痛帖等,傳世墨跡則有「草書古詩四帖」。

張旭草書.bmp (163218 bytes)

張旭草書2.bmp (607998 by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