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u2a.gif (2890 bytes)logau.jpg (4449 bytes)logou2a.gif (2890 bytes)


 

歷史小論文

蔡鍔

 

前言

正文

結論

引註資料

112 34 黃芷喬

 

 

前言

 

國父 民國建立後,袁世凱仍舊與革命軍對抗。中先生為使南北早日統一,便將臨時大總統之職讓位給袁世凱。他則以全國鐵路督辦的身分,負責籌劃全國鐵路的修建,一面設立機構從事計畫,一面親往各地視察。此時中山先生也接受同志的意見,將同盟會改組為國民黨,準備以政黨之力樹立議會政治規模,進而達到以國會監督政府的目的。   

 

國父另一方面,中先生也了解袁世凱是個野心勃勃的人,為了制衡,臨時參議院制定臨時約法,規定國家政權由內閣統管。

 

國父當時,國民黨代理事長宋教仁是位年輕而有魄力的政治家,他主張責任內閣制,並到處演講宣揚將總統改為沒有實權的虛位領袖,這使得袁世凱不僅痛恨他,更欲去之而後快。民國二年(1913)三月二十日,宋教仁在上海火車站剪票口遭到袁世凱方面派出的刺客槍擊,兇手開槍後逃逸。宋教仁送醫院急救無效,延至二十二日凌晨去世,年僅三十二歲。   
國父

國父 時中山先生為了籌辦全國鐵路在日本考察,聽到消息兼程回國,主張以武力討伐袁世凱,但因黨內同志意見不同而失去先機。稍後袁世凱勢力養成,立即把中國國民黨三個都督──廣東胡漢民、江西李烈鈞、安徽柏文蔚予以免職。

國父 此時中山先生認為,再不採取積極行動,袁世凱就要滅黨了!於是命令李烈鈞起兵討伐,這就是歷史上所稱的「二次革命」。

 

國父 李烈鈞舉兵後,黃興在南京,陳其美在上海也起義討袁,接著各地紛紛響應。但為時不到二個月,革命軍還是被袁世凱打敗了!

 

http://sun.yatsen.gov.tw/sun/sun_his/sun_his_a040_b020.htm

正文

1.蔡鍔的生平

蔡鍔字松坡,原名艮寅,湖南邵陽人。父親是個裁縫,家貧,無法供他上學,被當地名士樊錐收為免費弟子。1896年,14歲的蔡鍔考中秀才,後到長沙入時務學堂,梁啟超、譚嗣同、樊錐均在學堂教書,對他影響很大。戊戌政變後至滬入南洋公學。次年,16歲的蔡鍔東渡日本求學。先後入東京大同高等學校及橫濱東亞商業學校。1900年,隨唐才常回國,參加將在漢口發動的武裝起義,事敗復去日本,入成城學校,繼入士官學校,學習軍事。同革命黨人黃興、陳天華、宋教仁等常相往返。1904年回國後,曾在江西、湖南軍事學堂任教職。1905年夏,被調至廣西,歷任新軍總參謀官兼總教練官、陸軍小學堂總辦、新軍混成協協統等職,對訓練新式軍隊極負時譽。黃興、趙聲、譚人鳳都曾到他軍中活動。1911年初調至雲南新軍。1913年被袁世凱調至北京,任陸軍部編譯處副總裁、全國經界局督辦等職。1915年赴昆明,1225與唐繼堯、戴戡等通電宣告雲南獨立,組織討袁護國軍,任第一軍總司令。其郾勞成疾,患喉頭結核病。8月赴上海治病,旋赴日本就醫,118病逝於日本福岡大學醫院。

http://www.angelibrary.com/real/mgcq/014.htm

 

http://www.kanzhongguo.com/news/articles/4/11/7/75061b.html

2.蔡鍔反袁

 

蔡鍔字松坡,原名艮寅,湖南邵陽人。父親是個裁縫,家貧,無法供他上學,被當地名士樊錐收為免費弟子。1896年,14歲的蔡鍔考中秀才,後到長沙入時務學堂,梁啟超、譚嗣同、樊錐均在學堂教書,對他影響很大。戊戌政變後至滬入南洋公學。次年,16歲的蔡鍔東渡日本求學。先後入東京大同高等學校及橫濱東亞商業學校。1900年,隨唐才常回國,參加將在漢口發動的武裝起義,事敗復去日本,入成城學校,繼入士官學校,學習軍事。同革命黨人黃興、陳天華、宋教仁等常相往返。1904年回國後,曾在江西、湖南軍事學堂任教職。1905年夏,被調至廣西,歷任新軍總參謀官兼總教練官、陸軍小學堂總辦、新軍混成協協統等職,對訓練新式軍隊極負時譽。黃興、趙聲、譚人鳳都曾到他軍中活動。1911年初調至雲南新軍。1913年被袁世凱調至北京,任陸軍部編譯處副總裁、全國經界局督辦等職。1915年赴昆明,1225日與唐繼堯、戴戡等通電宣告雲南獨立,組織討袁護國軍,任第一軍總司令。其郾勞成疾,患喉頭結核病。8月赴上海治病,旋赴日本就醫,118日病逝於日本福岡大學醫院。

http://www.angelibrary.com/real/mgcq/014.htm

http://www.kanzhongguo.com/news/articles/4/11/7/75061b.html

 

2.蔡鍔反袁

 

在反對復辟帝制的大聯合陣線內,有兩個小聯合:一個是以進步黨、西南實力派為主的聯合,稱護國軍;一個是以中華革命黨和原國民黨為主的聯合,稱中華革命軍、討逆共和軍。兩者在反袁大目標上是一致的。南方各省都督在討袁的二次革命失敗後,有兩種結局,一是被袁世凱取消都督職,通電緝拿,如李烈鈞、胡漢民、柏文蔚等;二是繼續留都督職,袁世凱待他的勢力能夠控制這些地區後,便把他們撤職調離、監視或逮捕。江蘇都督程德全、自稱為安徽都督胡萬泰、福建都督孫道仁、湖南都督譚延□、雲南都督蔡鍔、浙江都督朱瑞都是屬於這一類。這些都督自動取消獨立後,袁世凱開始表示寬大為懷,只要他們能夠擺脫國民黨的控制,是可以不加任何處分的。但當北洋軍或其附屬軍的力量達到這些省區的時候,袁世凱就違反了諾言,把這些風吹兩邊倒的角色逐出了政治舞台。程德全始終不敢回南京。胡萬泰被調任一個不重要的位子,不久就被打入冷宮。袁世凱命海軍總長劉冠雄率第4師第7旅旅長李厚基的部隊,由海道開到福州,以編遣為名解散了湘軍,隨即在舊藩台衙放了一把火,把孫道仁嚇跑了。袁世凱派海軍次長湯薌銘率領楚有等艦開到岳州,袁的虎將曹錕的第3師也奉命開到岳州,湖南已成甕中之鱉。袁又用「借刀殺人」和「調虎離山」老計策,請黎元洪兼領湖南都督。黎「敬謝不敏」,袁又送他一個順水人情,請他「薦賢自代」。黎元洪知道湯薌銘是袁身邊的一個紅人。這個加入同盟會最早,而後來又出賣過同盟會,與國民黨結下了不可解的深仇的「中將湯」,就是湖北名流湯化龍的親兄弟。黎元洪要迎合袁的意旨,就推薦湯薌銘任湖南都督。袁世凱發佈了湯鄉銘為湖南都督、王瑚為湖南民政長的命令,並令譚延□「入京待罪」,又將湘軍師長趙恆惕押解到北京問罪。譚到北京後,陸軍部判處他四年有期徒刑。黎與譚有相當的歷史淵源,又揣想袁對譚沒有很深的惡感,因此便為譚說項,袁世凱便下令特赦。趙恆惕被判三年有期徒刑,由於蔡鍔等具保,不久也得到特赦。袁世凱下了一道命令:「蔡鍔准給病假三個月,著來京調養。調唐繼堯署理雲南都督。派劉顯世為貴州護軍使。」同時打電報要浙江都督朱瑞到北京接洽要公。朱瑞因旅程較近先到北京。他換了一身軍服,在總統府承啟處等候召喚。袁派一個承啟官走出說:「總統吩咐,朱都督是自己人,不要拘形跡,請換便衣來見。」朱瑞打算回去換便衣,被承啟官阻止,引導他走進一間屋子,拿出一套狐皮袍子和馬褂給他穿上。朱對著衣鏡照了一下,增之則長,減之則短,像是量著他的身材裁剪一

樣。朱瑞在承啟官的引導下來到居仁堂,見到春風滿面的袁世凱,緊張得說不出話來,袁世凱像熟人一樣,請他坐下,海闊天空地同他談話。袁出其不意地問道:「介人,你若是反對我,就應該宣佈獨立,若是反對亂黨,就應該明白表示,你宣告中立是什麼意思?」朱瑞曾擔任過新軍標統和江浙聯軍司令,他戰戰兢兢地回答不出一句話來,袁看出他很受窘的樣子,馬上用別的話岔開,而且臉上老是那樣和善而親切,好像對這個問題並不介意。談到末了,站起身來說:「你應當早點回去,地方治安要緊。」朱瑞隔了幾天仍穿那套狐皮袍子和馬褂到總統府,向袁世凱辭行。總統府三步一哨,五步一崗,戒備得非常嚴密。他走進居仁堂,見袁世凱身穿一套金邊耀眼的大元帥制服高高坐在上面。未等朱瑞開口,袁世凱正顏厲色地說了一連串的話,「軍人不可無紀律」,「軍人以服從命令為天職」,口氣非常嚴厲,嚇得朱瑞連頭都不敢抬,渾身淌著大汗。這就是袁世凱慣用的「懷之以德,臨之以威」的戲法。這套戲法並不是他發明的。他只是把從古以來的奸雄駕馭「人才」的權詐之術搬來表演一番。蔡鍔在離開雲南之前,將印信交給軍長謝汝翼代管,沒有和任何人告別,悄悄地離開四季如春的昆明。民政長羅佩金也隨同他出境。過去袁世凱對雲南鞭長莫及,此時他已統一了全國,就不怕雲南一隅之地抗命造反了。蔡鍔來到北京,袁世凱仍然用對付朱瑞的那套戲法來對付他。但那套戲法用在頭腦冷靜和意志堅強的蔡鍔身上,就不起作用了。袁發現這個瘦小個子是個不容易對付的人,便不放他回去,立刻派密探監視著他的行動。袁早已佈置好一道假情報,誣蔑蔡鍔在雲南有脫離中國版圖、另建一國,自號為「大漢王」的叛國企圖。袁在這個假情報上親批「應查」兩字,命內史歸入檔案。這個舉動是寓有深意的:原來他已看中了蔡鍔是個長於治軍而又嚴肅不苟的人,很想收作奴

才,隨時可以抽出這個檔案來加他一個「叛國」的罪名而置於死地。袁世凱看中蔡鍔是個長於練兵的軍事人材。蔡被袁騙到北京加以監視起來後,經常同湖南同鄉楊度往來,通過楊的關係,與總統府內史夏壽田也有來往。楊度早已看出袁對北洋舊將有所不滿,並且有改造北洋派的決心,於是,與夏壽田裡應外合地推薦蔡鍔主持新的建軍工作。這個建議正與袁的心意相符合,袁認為如果蔡擁兵在外,對他是不能放心的,把蔡圈禁在北京城,叫他主持建軍工作,就不可怕了。但袁世凱是個猜忌心極重的人,他始終把梁啟超當作一個政治上的假想敵人,而蔡鍔又是梁啟超的學生,他又不能不顧慮到梁蔡之間的密切關係。楊度向袁世凱勸道:「師生關係並不是牢不可破的。梁啟超就是康有為的得意門生,而現在康梁分了家。如果總統結之以恩,蔡鍔必然樂為總統所用。」袁世凱向來是拿功名富貴拉攏人的,楊度這番話正與他的見解相符合。袁向夏壽田說:「小站舊人現在暮氣沉沉。我對南方人沒有成見,如果南方人不反對我,我未嘗不可以重用他們。如果蔡鍔靠得住,你就做他的副手吧!」夏壽田是楊度的湖南同鄉,又是同學,他做總統府的機要秘書又是楊度推薦的。袁世凱用人從來就是以門第為重,夏是豪門出身,而又具有辦事殷勤和文思敏捷的優點,因此是總統府內史中的一個頭等紅人。夏雖不是軍人出身,袁用人慣於采取監視制度,用夏做蔡的副手,是用他監視蔡的一種做法。袁世凱打算先派蔡為參謀總長,以代替不到部的黎元洪,然後調蔡任陸軍總長,以

代不聽調度的段祺瑞。蔡鍔同意了這個計劃。袁世凱先後任命蔡鍔為政治會議議員、約法會議議員、參政院參政、經界局督辦、昭威將軍、大元帥統率辦事處辦事員等職,這些都是袁世凱「結之以恩」的做法。但是,袁世凱身邊有一個策士反對用南方人主持建軍工作,他向袁進言說:「要完全解除北洋舊將的兵權是辦不到的,只能逐步地削弱他們的兵權,使他們不致成為中央的後患就夠了。用南方人主持建軍也是行不通的,因為北洋派是一個有地方色彩的團體,要在軍事上有所改革,也只能用北方人而不宜用南方人,對於這樣一個有關國家安危的大問題,只能行之以漸而不能操之過急,否則禍變之來,可能不在將來,而在今日。」這個意見又恰恰打中了袁世凱多疑的要害,因此,用蔡鍔來改造北洋派的計劃就被擱淺了。袁世凱便用王士珍代段祺瑞為陸軍總長。段祺瑞是個剛愎自用之人,他沒有掌握中樞大權之前,對袁百依百順。隨著職權的提高,對袁的恭順態度日益減退,不甘心自處於有職無權的地位。袁疑心他日益攬權是想在北洋派內組成一個小集團,進而篡奪他的兵權和政權。袁段之間的矛盾逐漸擴大,以致啟用北洋「三傑」中不問國事回原籍的王士珍為陸軍總長,解除段的陸軍總長職務。袁世凱一生從不以誠待人。他認為一手可以掩盡天下人的耳目,作偽可以欺騙朋友,欺騙部下,乃至欺騙全國人民。可是受到欺騙的不是別人,而正是他自己。他每天所接觸到的都是些寡廉鮮恥、阿諛爭寵的私黨,看不見一個真人,聽不到一句真話。他自己慣於作偽,他的私黨也就用作偽的手段來回答,把他封鎖在消息隔絕、耳目閉塞的愚人世界裡,用奉承話對付他。袁世凱稱帝后,即使是妥協派梁啟超之流,也鼓起勇氣來發動討袁事業。籌安會成立的第二天,楊度請與梁啟超關係密切的湯覺頓、蹇念益去天津,同梁接洽。他們會見梁時,還沒有來得及開口,梁就拿出寫好的《異哉所謂國體問題》一文給他們看。梁啟超道:「我在動筆寫文之前,寫出了題目後,好幾天都沒有寫出一個字來。我不能不顧慮到這篇文章發表後,進步黨人會受到袁的迫害,像以前國民黨人被袁亂砍亂殺一樣。正在狐疑不決的時候,袁忽然派人到天津來,贈給我20萬元,以10萬元補祝我父親的七旬大壽,以10萬元作為我出國的旅費,因此,我覺得這篇文章就非寫不可了。」    湯、蹇看了文章,都嚇得變了顏色,認為這對袁是一顆政治炸彈,同時對進步黨也是一道催命符。梁啟超把文章的語氣修改得和緩一些,並托湯蹇帶去一封給楊度的絕交信:「吾人政見不同,今後各行其是,不敢以私廢公,但亦不必以公害私。」這一天,蔡鍔也從北京來到天津拜訪老師梁啟超,他們在密談中決定了發動反對帝制的全盤計劃。蔡在去天津之前,楊度勸他加入籌安會作為發起人之一,蔡藉詞推脫。蔡到天津時,楊請他以師生關係勸梁不要發表反帝制的議論。蔡回北京後,用「人各有志,不能相強」的話來回答。蔡鍔為了避免袁黨的猜疑,雲南會館將校聯歡會發起軍界請願改行帝制時,他提筆簽了頭名。此後,他經常和楊度等在八大胡同飲酒看花,挑選雲吉班妓女小鳳仙作為他的冶遊對象,因此,袁黨漸漸地不把他當作一個有志氣的人物。到了這時,蔡鍔才開始佈置軍事反袁。他電召卸任不久的貴州巡按使戴戡來京。戴與貴州人王伯群到北京後,即成為蔡與雲貴將領秘密聯繫的居間人。蔡派王伯群攜帶密函先到昆明。蔡和戴戡、陳敬銘兩人著大禮服共攝一影,留作「不成功即成仁」的紀念。蔡鍔又與黃興取得聯絡,亡命東京的蔡的士官同學張孝准成了中間聯絡人。張孝准派了一個姓何的人到北京,將密電碼一本交蔡收執。隨後又派李小川持密函到北京,商量討袁計劃。蔡鍔的住宅常有南方人往來,引起了偵探們的注意。一天,蔡剛起床,便聽見門外大吵大鬧,他的看門人說,這是蔡將軍的住宅,不許你們檢查;一個人粗暴地回答說,不管什麼將軍,我們一定要執行檢查。隨後一個北洋軍的劉排長帶領七八個如狼似虎的士兵沖進蔡的住宅,在各個房間裡翻箱倒篋地搜了一遍,卻什麼也沒搜查到。直到他們呼嘯而去,蔡才打電話找軍政執法處處長雷震春講話,雷未起床。等到下午,雷才回電話說:「這是一場誤會,真是豈有此理!」後來雷向蔡說,他把劉排長槍斃了。但雷所說槍斃的劉排長,其實是一個名叫吳寶□的犯人。那位劉排長安然無恙。袁從蔡那裡搜不到任何證據,因而放鬆了對他的偵察。蔡從此經常請病假,不久借與小鳳仙乘車出游的機會,機警地溜到了東車站。梁啟超早已派老家人曹福買了兩張三等車票,在車站等候著。直到蔡上了車,曹福才悄悄地把一張車票塞在他手裡。他們兩人在車中裝作互不相識。火車到了天津站,曹福護送他到意租界會見梁,與梁會談後,又護送他到日租界同仁醫院預先訂好的房間下榻。黃興派張孝准來天津掩護蔡鍔脫險。張、蔡兩人乘輪船赴日本神戶。蔡鍔派戴戡由天津啟程到香港,為他作開路先鋒。蔡鍔變得像個戲劇性人物,他到了神戶,用恭順的言詞寫信向袁請病假,並說明東渡就醫情況。他又寫好了一張張明信片,請張孝准旅行日本各地,每到一地就給袁發出一張明信片,借以哄騙袁相信他仍在日本各地游覽。蔡則經過上海、香港、河內回到雲

南去了。蔡擅自到日本就醫,不能不使袁動疑。袁這個老奸從來就是會做戲的,他一面派人代理蔡的職務,一面在給蔡的信上批准給假,盼望他早日痊癒回京供職。雲南21旅和警備隊40營的中級軍官鄧泰中、楊蓁、董鴻猷、黃永祉等,勸雲南將軍唐繼堯發動討袁,唐假口各方情況不明,極力勸他們不要操之過急。黃興派李烈鈞、方聲濤、熊克武、龔振鵬等早些時日到達昆明。蔡鍔偕同戴戡、殷承□、劉雲峰等來到昆明,王伯君早3天到達。早在蔡到達香港時,袁世凱已接到密報。袁立即用參謀部名義致電唐繼堯,如果蔡到雲南,請即予扣留。兩天後,袁直接電唐,如果蔡鍔、戴戡來滇,可以便宜行事,就地正法。唐回電說,蔡在雲南的舊部雖很多,但已妥為移置,中下級軍官都是服從本人的,不致被人煽惑。蔡化裝由滇越路經過阿迷州投宿旅店時,知事張一昆想下毒手暗殺他,幸而得到鐵路警察救護,沒有遭到毒手。蔡到昆明,使雲南人心更加振奮,但唐繼堯對雲南軍與北洋軍的力量對比存有很大顧慮。蔡向他談了北洋大將馮國璋、段祺瑞都反對袁世凱,大大消除了唐的顧。

唐繼堯於19151222日召集軍事會議。蔡鍔在會議上發表沉痛動人的演說,主張即日興師討袁。他說:「我們與其屈膝而生,毋寧斷頭而死!我們所爭者,不是個人的權利地位,而是四萬萬同胞的人格!」參加會議者一致慷慨激昂地表示,願意斷頭而死,不可屈膝而生。唐繼堯建議「先禮後兵」,首先勸告袁取消帝制,如拒不接受,然後通電討袁,眾人不便反對。會議推唐繼堯為雲南都督兼第三軍總司令,坐鎮後方;蔡鍔為第一軍總司令,進攻四川;李烈鈞為第二軍總司令進攻廣西。雲南軍改稱為護國軍。次日,唐繼堯和雲南巡按使任可澄通電勸袁取消帝制。25日,唐繼堯、任可澄、蔡鍔、戴戡聯名通電宣告獨立。袁世凱頓足大怒,先是電責蔡鍔「潛行至滇,脅誘唐任」,後又下令褫奪唐繼堯等人的官職,並派雲南軍第1師師長張子貞代理將軍,第2師師長劉祖武代理巡按使,要他們押解蔡、唐等人到北京治罪。這些命令由英國公使朱爾典令雲南領事轉交給劉祖武和張子貞,劉祖武據實上報未受處分,張子貞隱匿未報被撤職。袁的離間計沒有得逞。討袁戰爭開始時,與蔡鍔正面作戰的,是與他有結盟關係的陳焜。蔡陳在北京時經常相互來往。陳鬯由北京往四川時,蔡介紹三個湖南人雷飆、馬貺生、王某做他的屬員,陳就任命雷飆到川軍第2師擔任旅長,馬貺生為軍需科長,王某為軍務科長。袁世凱派陳鬯督理四川軍務時,在北洋軍中抽調李炳之、伍禎祥、馮玉祥三個混成旅隨同陳鬯入川。陳在啟程赴任前,曾到總統府請袁面授機宜。袁說:「我想,四川自古以來稱為天府之國,明朝藩王的殿址仍然存在,你去很好地把它修葺一下,也許我將來叫克定到四川來,你去和克定一談,你們當自己弟兄看待。也許我將來叫你負更大的責任。」不料袁克定這位皇太子的眼睛生在額角上,陳鬯去看他,十分掃興地想要退出來,忽然看到袁的一個老家人飛步跑進來,向袁克定說:「總統傳下話來,叫大爺和陳大人換帖拜把子。」袁克定便立即改口稱陳鬯為二哥,並且換了一副極其親熱的樣子,請他坐下密談。陳問到袁克定的兄弟們,他皺著眉頭說:「別提他們了,都不是好東西!」陳鬯啟程的那天,北京文武長官紛紛到車站送行,汽車排成一字長蛇陣,沿途軍警密佈,鐵路兩旁和月台上人山人海。陳鬯乘坐的火車到了武漢大智門時,湖北文武官員排隊到站歡迎。彰武上將軍、督理湖北軍務的段芝貴和幫辦湖北軍務的王占元,特備大紅請帖把陳和他的隨員都接過江去饗以極其豐盛的筵宴。陳換船過沙市、宜昌時,都受到了隆重的歡迎。陳到成都後,每天忙於督修皇城,仿照北京宮殿式,朱甍畫棟,壯麗奪目。有人問他為何重視這個不急之務,他說:「我是替袁總統的老大當差的,老頭子有立愛不立長的意思,我想老五袁克權最有希望。」那人又問:「太子到四川,將軍將往何處去?」他答道:「我以前由四川到雲南,我想我會走上這條老路線。我的任務是做他們的開路先鋒。」陳鬯是袁的重要爪牙之一,但他與袁存在著很大的矛盾。當他出京時,袁曾面許將

川、滇、黔三省軍事交他全權辦理,他到四川不久,袁就派張聯芬做他的參謀長,陳知道這個新參謀長是派來監視他的。雲南起事後,袁世凱派曹錕督師入川,事先並未徵求陳的意見,陳知道即使打退了護國軍,四川將軍一席必然落入他人之手。這些不滿和不安情緒,使陳對戰事采取消極應付的態度。蔡鍔曾電勸他響應獨立,他用「事權不一,環境困難」為由拒不接受,但他在電文中從來不罵蔡,對蔡始終保持有一種似敵非敵似友非友的模稜態度。蔡鍔的護國軍第一軍下設3個梯團,梯團司令由劉雲峰、趙復祥、趙鍾岳分別擔任。蔡的作戰計劃是:他自己率領第一梯團由昭通直趨敘州,這是進攻四川的主力;第二梯團向貴州畢節出發,到畢節後,或者北向進攻滬州,或者東下貴陽而將矛頭指向湘西;第三梯團作為入川的後續部隊,預計一個半月以後,再集中開到四川。陳鬯把川北的伍祥禎旅調到敘州佈防,守滬州的是川軍第2師熊祥生旅,第2師師長劉存厚和第2師的另1個旅長雷飆則駐滬州前方的納溪縣。馮玉祥旅駐內江作為敘、滬之間的策應隊。伍祥禎、雷飆都是蔡鍔的舊將,與蔡的關係很深。熊祥生專為個人的權利地位打算。馮玉祥既不願效忠袁,又不肯為陳鬯賣力,他想等待機會把隊伍拖到陝西去,他的舅父陸建章為陝西將軍。蔡的前敵司令韓風樓又是陳鬯的得意門生。護國軍進入敘州城外時,伍旅僅僅表面上作了些不重要的抵抗就撤走了,護國軍便占領了敘州。蔡鍔派戴戡率部經畢節到貴陽策動貴州響應獨立,王伯群則往黔南興義一帶聯絡當地黔軍。這兩人都是有聲望的貴州人,又是跟隨蔡奔走反袁的活動家。蔡鍔、唐繼堯曾電請貴州護軍使劉顯世采取一致行動。劉是個保守持重的地方軍閥,他既不滿意袁的不平待遇,又懾於北洋軍力量的強大,很想保持中立。但是,貴州軍團長王文華、熊其勳等勸劉下決心討袁。王文華就是王伯群的兄弟。由於貴州的兵額很少,團長一級的傾向具有很大影響,而且貴州人民反袁情緒高漲。貴州巡按使龍建章是袁派來監視劉顯世的。他為了緩和貴州軍民的反袁情緒,電請袁召集國民會議表決國體問題。袁回電駁斥,並令他離職進京。袁為了討好劉顯世,派他的兄弟劉顯潛署理貴州巡按使。龍建章化裝逃走。劉顯世等袁匯軍餉30萬元後宣佈貴州獨立,這時戴戡已率雲南軍一營抵貴陽。袁世凱下令查辦劉顯世,派貴州軍團長唐爾錕繼任貴州護軍使,這個分化政策未有效果。

 

http://www.angelibrary.com/real/mgcq/056.htm

結論

由上可看出蔡鍔真的是一個很愛國.非常反對帝制的人!!雖然最後護國運動失敗了,但蔡鍔所做過的事卻會在歷史上留下紀錄!雖然失敗了,但至少他們努力過了,即使失敗也不會對不起自己;要是連努力都沒努力,就直接放棄,這種人絕不會成功,更不可能在歷史上留名!以上就是我的結論!

努力,不一定會成功

不努力,一定不會成功

引註資料

圖片:http://mem.netor.com/m/photos/adindex.asp?BoardID=521

前言:二次革命與討袁護法

http://sun.yatsen.gov.tw/sun/sun_his/sun_his_a040_b020.htm

 

正文-1:民國春秋第十四章 血盟人頭願 http://www.angelibrary.com/real/mgcq/014.htm

 

正文-1:蔡鍔病逝於日本 http://www.kanzhongguo.com/news/articles/4/11/7/75061b.html

 

正文-2:民國春秋第十四章 蔡鍔反袁 http://www.angelibrary.com/real/mgcq/056.htm

 

 


yahoo   歷史教學網站首頁